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美文 > 文章内容页

凶手还未睡到底是谁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5-6 分类:创意美文

幽深的山谷里,封存着多少功名利禄,腥风血雨,几经辗转,他们终于找到了这处祖先的藏宝地荆门市较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栖仙谷。

为首的是刘家的老大,刘宗。

后面跟着两个弟弟,刘洪和刘机。

最小的妹妹刘月和妹夫于明远走在最后。

老二刘洪提议:大哥,这眼看着天快黑了,我们得找个地方过夜啊!

老大刘宗抬头看看天色,太阳的余晖已经没入山林,留下深沉的灰色。

于明远也道:是啊,大哥,小月走了一天了,肯定很累,再说这山谷里到了晚上可能还会有野兽出没,我们得找个地方度过今晚,明天早上再出发。

老大看向老三,老三刘机点点头。

一行人落脚在一处山洞里。

老三道:二哥,火折子快拿出来,这里太黑了。

老二翻找半天,发现火折子不见了:有人动过我包袱吗?我这火折子怎么不见了呢?

老大皱眉:火折子不是一直是你保管的吗?

刘月急忙道:二哥,我中途向你要过水喝,可是我没有动你包袱里的火折子,我打开的时候火折子还在呢!

老二抓头:那现在怎么办?

老三抬头:今晚的月色很亮,这洞也不深,我们借着月光将就一下吧!晚上除了小月,我们四个轮流守夜。

老二有些不悦:我背了一天这么重的包袱,我很累,我不想守夜。

老大道:你不想守?难道让小月一个姑娘家守夜吗?不行!

老二的倔脾气上来了:怎么不行了?谁让她非要跟我们来的,不让她来非要来,真是麻烦!

老三大声叫他:二哥!

刘月委屈地靠在于明远怀里,于明远抱着妻子打圆场:二哥,你先别着急,其实我们四个轮流守夜,每人守一个时辰,天就亮了。

老大决定:我第一守夜,老二第二个,老三第三个,明远第四个,就这样,都别吵!

老二哼一声别过头去。

老大和刘月夫妇打开各自的包袱,打好地铺。

老三拍拍老二肩膀:二哥,我们都是为了刘家的未来,大哥为这个家付出了多少你不是不知道,小妹呢,也是希望能为刘家出一份力,只要我们能顺利找到先祖留下的黄金,现在的这点苦算得了什么呢?来,我来给你打地铺,别生气了啊。

老二这才心里舒坦了一些。

老大拿出带来的干粮,分给大家吃,刘月却摇摇头:大哥,我在路上吃了一些,现在不想吃了,我想先睡了,你们吃吧。

于明远担忧道:小月,明天还要赶路呢,你不吃东西怎么行呢?

刘月还是摇头。

于明远有点着急:要不你先喝点水,说不定就有胃口了。

刘月笑笑:没事的,我就是有点困了,想睡觉。

于明远还想再劝,老三却道:明远,你让她睡吧!

于明远这才点头。

四人吃了一些干粮,喝了一些水后,开始闲聊了起来。

于明远目光柔和地看着睡熟的妻子:小月今天真是被累到了,睡得很香。

老大叹道:是啊,小月从小娇生惯养,哪里受过这些苦,都是我们这些做哥哥的没用,让刘家没落至此,让你嫂子也……

老三看到大哥如此,心中悲怆:大哥,你别这么说,你为抽筋口吐白沫怎么急救这个家已经付出了太多,没有人会怪你的。

老二也忘记了之前的不愉快,劝到:大哥,你别老是想那些事,大嫂不会怪你的。

于明远也劝到:大哥,之前的事已经过去了,后悔也是没有用的,我进到刘家的时候,大嫂已经不在了,不过我听说大嫂是一个温柔善良的人,想必,她是不会怪你的。

老大深吸一口气道:你们不用担心,我心里都明白,现在不早了,你们都快点休息吧,一个时辰后老二来换我守夜。

其余三人只得点头,各自休息。

老大坐在山洞口,望着天空中的月亮,发出来了深深的叹息声。

一个时辰就在刘宗的叹息声中度过了。可是老二还没有来。

老大踢了一脚才把老二叫醒:老二,快醒醒,睡得太沉了吧你!

老二迷迷糊糊地被拉去洞口守夜了。

晓光微亮,已是清晨。

于明远睁开眼发现刘月并不在自己身边:大哥,二哥,三哥,你们快醒醒,小月不见了!

老大看见老二坐在洞口:老二,你怎么在洞口,明远不是最后一个守夜吗?

老二挠挠头:我昨天晚上不小心睡着了,老三,你怎么不来换我。

老三道:我昨天也睡着了,还等着你来叫我呢。

于明远急道:现在不是争论这个的时候,小月不见了!

老大站起来向外走去:先别慌,我们都出去找找。

四人在山谷中呼喊刘月:小月,你在哪呀,你快出来呀,小月。

忽然老二传出一声悲鸣:小月!

老大和老二闻声赶来:老二,小月怎么了?

二人看向地上躺着的刘月,瞪大了双眼。

于明远赶到现场,看见倒在血泊里的刘月,痛哭不止。

这场拯救刘家的寻宝路上终于还是没有那么顺利。

老三整理好了情绪,严肃道:小月是被辽宁癫病康复军海砺攻勊人杀害的!

老二震惊:不是被野兽咬死的吗?都是二哥不好,二哥不该睡着的,小月~

老大问:你的意思是,小月的死不是意外!

于明远问:三哥,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老三看向在场的每个人:小月的后脑被人用重物敲击过,所以才流了这么多血,如果是野全身抽搐口吐白沫是癫痫吗兽,那应该有咬伤的痕迹才对,如果是不小心摔倒,她应该是躺着的,可是我们发现她的时候,她是趴着的。

于明远道:不可能,不可能,这里只有我们几个,你们是她的哥哥,我是她的丈夫,谁会害她呀!

四人面面相觑,互相猜疑。注定了接下来的旅程将充满血腥味......

谁会害她呢?

你们猜,谁是凶手呢?

真相只有一个!

下期将为大家揭晓真相!

喜欢的话,请点击关注哦!

不 太 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