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心的句子 > 文章内容页

迦密山上的争战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5-4 分类:伤心的句子

那是在迦密山上的一个清晨。我们若站在最高峰,向北可以看见白雪覆盖的黑门山;左侧是碧蓝的地中海,古推罗人的商船来往不停。迦密山下就是古老的基顺溪,延伸出去是以斯德伦平原,如今因三年的干旱而一片焦黄。远望过去可以看见那斯列城,那里有王官及偶像的庙宇。

群众从各地各方朝着这个地方聚集来,因该地自古就与敬拜有关。各地都停止了工作;冶铁工厂炉里的火快熄灭了;工人也都把工具挂在墙上;无论老幼,大家的思想都集中在亚哈所招聚的大会上了。请看成千的以色列人如何慢慢地集合起来,各自拣选适当的地点以便观看事情的过程;他们并准备看任何一种可能性发生——从巴力和亚舍拉不洁的仪式,到在假祭司的尸体上重新建起他们列祖的宗教来!

众民几乎都聚集来了;巴力的四百先知额上闪着日头的记号,特别引人注目;但亚舍拉的先知却没有来,因供养他们的王后不准他们听从王招聚他们的命令。这个时候王坐着肩舆,由健壮的轿夫抬着,在国家大臣的簇拥下,穿过人丛而来。

不过我们不妨把思想从那些自然的情景,和仰着脸孔的人海,以及因恃王宠而横蛮傲慢的祭司身上转移开,而特别集中在那个壮健蓬发的人身上。他两眼炯炯,双唇紧闭,等候即将临到的寂静。以一人敌全国!我们想想看,那些祭司以何等恶意的眼光注视着他的每一举动,恐怕老虎也没有像他们那样凶狠地注视着他的掠物!如果他们能随心所欲的话,恐怕以利亚再也不能重返山下的平原了。

王的心中交织着惧怕和忿恨!但他不得不抑制自己,因他感觉到若要天降雨,多少得靠这个人。群众中即使有同情以利亚的人,也都不敢出声。甚至俄巴底都谨慎地避开了。不过我们不必为以利亚担心——他是不需要同情的!他知道他是站在神的面前,在他眼中万邦的人亦不过像蚱蜢而已。天上的一切都是他的后盾。数营天使把火马火车遍摆山上。他只不过是与我们有同样性情的人,但他却满有信心和属灵的能力;他学习到了感动神的秘诀;他会利用神的富源,像一根细长的竿子会引导云中的电一样。就在这一天,你将看见他凭着信心——不是凭着任何天生的能力,乃是凭着信心—— 制服了一个国家、行了公义、脱了刀剑的锋刃、争战显出勇敢、打退了外邦的全军。在他没有得了癫痫病寿命还会有多长不能作的事。圣经上岂不是说,「在信的人,凡事都能」(可九23)吗?他在那值得记念的日子里共讲了七次话,每一句话都表明他心中真实的意念。

—、以利亚的忠告。

「以利亚前来对众民说,你们心持两意要到几时呢?若耶和华是神,就当顺从耶和华,若巴力是神,就当顺从巴力。」对他那显然可见的信心而言是没有「若」字的。他没有一刻疑惑耶和华是神。但他要众民知道他们的立场是何等错谬。两个绝对相反的宗教是不可能同时都对的。其中必有一个是错的;一旦发现了真的那一个,就必须抛弃另一个假的。目前百姓的立场是不合理的,荒谬的。他们好象一个仆人要服事两个主人,尽管尽力而为,仍然不能讨好任何一方。以利亚不能容忍这种愚行继续下去。我们也常常陷于这种困境。如今时候到了,以色列国不能再把敬拜耶和华和敬拜巴力混为一起,他们必须在两者中作抉择。无疑地,先知感到他的百姓一旦被迫要二者选择其一,要说出到底他们列祖的耶和华是神,抑或巴力是神,他们的判断是不成问题的。

众民对于他们被要求在二者取一,似乎觉得又惊奇、又惭愧;所以他们「一言不答」。但愿那种信心的洞见能使人看到他们立场之不当,使他们良心发现,而至静默不语。我们今日也像从前一样地需要那种洞见。各处的人都想一方面得到世人的笑脸,一方面又得到基督的夸奖。他们既要服事神,又要服事玛门。他们想要在扫罗的宫庭得势,同时又想要和逃亡的大卫交好。

二、以利亚的挑战。

「那降火显应的神,就是神。」这是公平的提议,因为巴力是「日神」,是以热为原素和表征的自然力之「神」。所以这提议是巴力的拥护者所无法拒绝的。

每个以色列人都能回忆到在过去的光辉日子里,耶和华曾多次降火显应的例子。它曾在荆棘丛中燃烧起来;它曾在旷野的旅途中,如领队的狼火一样地照着前进的路程;它曾在西乃山上发光;它曾焚烧发怨言的群众;它也曾降在铜坛上等候焚烧的祭牲上。它乃是耶和华的象征,是他接受他子民的事奉之表记。所以当以利亚提出双方各献牛犊,等候降火显应的建议时,立刻就得到了众民的同意。「众民回答说,这话甚好。」

他所以提出那个建议,是因为他绝对相信神会应允他。他岂不是已经祷告好多天了吗?神岂不是已将他的计划启示给他了吗?我们难道想神会将他的仆河北省儿童羊癫疯治疗最好的医院人推到前线去,然后又弃之不顾吗?虽然在日落之前非有神迹出现不可,但对于一个活在至高者的隐密处的人,那是毫无难处的。神迹只是他同在的必然结果之一。

神绝对不会使完全信靠他的人失望。他可能使他一直等到清晨四更天,但在破晓之前,他就会看到他在浪头上走来救助他的仆人了。应当确知你是活在神的计划中,然后就奉神的名往前进!——即使大自然都必服从你,火必按着你的命令自天而降。

三、以利亚使用苛刻的讽刺。

假祭司不能把秘密的火种插入坛上的柴里面,这是他们有生以来的头一次。他们不得不直接请求他们的守护神。他们用尽全力去求。他们不停地绕着所筑的坛走,有时离开了行列而跳上跳下,一直重复地念着:「巴力阿,求你应允我们!巴力阿,求你应允我们!」但却没有声音,也没有回答出现。因为「外邦的偶像,是金的银的,是人手所造的。有口却不能言;有眼却不能看;有耳却不能听;口中也没有气息。造他的要和他一样;凡靠他的,也要如此」(诗一三五15一18)。

这样经过了三小时。到了正午,他们的「日神」慢慢地登上了天空的中心「宝座」;现在的确是他最有能力的时候了;如果他曾帮助过他们的话,现在就是他大显威力的时候了。但他所作的只是把他的祭司仰视的脸晒得更黑而已。以利亚不能隐藏因看见他们失败而有的喜乐。他早知道必然会如此。他深知他们决不能避免难堪,所以他就指出他们的神漠不关心的原因而嬉笑他们说:「大声求告罢,因为他是神,他或默想,或走到一边,或行路,或睡觉,你们当叫醒他。」讽刺是有力的武器,可以用来暴露那企图掩护错误的伪装,并使人承认他们的方法是如何愚蠢和不合理。

「他们大声求告,按着他们的规矩,用刀枪自割自刺,直到身体流血。」他们这样的激烈举动,当然足以使任何铁石心肠的神受感动!然而天依旧默默山西癫痫医院无声,岂不向百姓证明他们的宗教是妄想、虚伪的吗?

这样又过了三小时,直到耶路撒冷圣殿中神的祭司照常要献羊羔晚祭的时候。「却没有声音,没有应允的,也没有理会。」坛仍是冷的,无烟的,其上的牛犊也没有被烧掉。

四、以利亚招请众民。

最后轮到以利亚了;他头一个行动是招请众民靠前来。他知道他的信心和祷告已从神那里得了什么,不过他要众民对神降火显应的事没有任何疑惑。所以当他重修耶和华的破坛时,他招请众民近前来仔细查看。他恭敬谨慎地寻找那些四散的石头,而用十二块合起来筑成一座坛的时候——这乃是表示以色列人在神面前的合一——紧紧靠近他的众民都可以看见他并没有将火把或秘密的火种插入其中。

我们现今岂不是希望在四散的信徒中,能看出教会、即基督的身体的真正合一吗?在新妇、即羔羊之妻带着神的荣耀自天降临之前,我们的肉眼可能永远看不到那种合一。但我们却能在灵里合一而进入神理想中的合一,保持他旨意中的完整,而不受我们这时代各派别的影响。在这个时代中,「基督的教会」之意义不是指一个可眼见的整体,而是指一个伟大的属灵实体,包括一切忠信的信徒,他们以主为元首,彼此联合在一起。

五、以利亚下令。

以利亚有丰富的信心。他确信神,所以他敢在难上加难,深知对那有无限能力的神而言,没有难成的事。看来越不可能成就的事,越会使神得着荣耀。无比的信心可以使人笑对不可能的事,甚至使人在难处上再加困难,然后因看到神将其一起克服而欢乐——好象小孩子在机器槌底下摆一个胡桃壳,看见它敲碎而惊喜一样。

坛筑好了;柴也摆好了;牛犊也切成块子了;但为避免任何作假的可能性,并使人对即要发生的神迹更加惊奇起见,以利亚说,「你们用四个桶盛满水,倒在燔祭和柴上。」他们这样倒了三次,直到柴尽湿透,沟里满了水,要在其中藏任何火种是毫不可能的。

可惜,我们很少人具有这样的信心!我们对神不大有把握,所以不敢在难上再加难。我们尽力要使他帮助我们的时候容易些。其实这个人所作的,我们也可用祷告和禁食来作。

六、以利亚献上祷告。

这是何等的祷告!平静、确信、深知会蒙垂听的祷告。其重点乃是神应当在那天证明他自己,使他们知道他确是神,并使众民转心归向他。

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我们能在祷告时不求自己的利益,而专求神的荣耀,我们就已经达到一个有利的地步,可以从他那里得着一切了。我们的恩主在地上生活的时候,只有一个热望——就是荣耀他的父;所以现在他不能不成全我们的祷告:「你们奉我的名,无论求什么,我必成就,叫父因儿子得荣耀。」

「耶和华降下火来,烧尽燔祭、木架、石头、尘土,又烧干沟里的水。」这岂不是很奇妙的事吗?但不这样才真是奇怪呢!我们不要认为这是古老的奇谈,绝不会再发生。如果有同样的需要,或者我们当中任何人有此信心,我们也同样可以看见火自天降。圣灵岂不是以火焰来开始我们这个时代吗老年间歇性癫痫病的症状是什么?我们的神是烈火;只要他的子民合一,寻求他的同在,他就要降下,克服一切的阻碍,甚至在那被水湿透的祭物上,彰显他的能力。

七、以利亚下令执行死刑。

这乃是一个可怕的举动,但他还有什么办法呢?古时的圣徒没有我们现代这种错误的姑息态度。我们若对以利亚说,那些巴力的先知可能是诚恳的,他决不会相信,并且会说,即使这样,为众人的利益着想,他们仍是有害的。他们必须死。因此他就坚决地下令说:「拿住巴力的先知,不容一人逃脱。」百姓都存着顺服的心。不久之前他们才高声震天呼喊:「耶和华是神!耶和华是神。」他们已看到他们被骗得多么厉害。他们这时候就把那些受惊、挫败、知道抵抗也是徒然的祭司们包围起来;那些人的末日到了。

「众人就拿住他们。」有的拿住这个,有的拿住那个;每个祭司都被愤怒、坚决的群众迅速拖下山去,因为现在他们知道久旱是因这些祭司引起的。

「以利亚带他们到基顺河边,在那里杀了他们。」他们一个一个地都倒在他的刀下;这时王站在旁边,对他们的厄运是爱莫能助的,就是巴力也不能救他们。

等杀完了最后一个的时候,先知知道雨快要降下了。他几乎可以听见天际隐隐的雷声。他知道,我们大家也当知道,只有当一个国家或个人里面没有任何敌对的势力存在时,神能赐下祝福。求神从我们里面除去与他敌对的东西,并将以利亚的信心赐给我们,使我们也能刚强为他立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