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TXT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围观村民众人不知故事全死一夜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6-10 分类:TXT小说

我回头望去,出现在我和罗锅头身后的,是一个穿着打扮和庙宇里正睡觉的四个一模一样的中年男子。

那嘎嘣一声,就是那中年男子折断手中树枝的声音。

“你们两个小娃娃还真是胆大,要不要进去坐一会?”那中年男子看到我和罗锅头正偷看庙宇里的情形,脸色阴沉的可怕。

本来我就发憷准备离开,听到那中年男子要请我和罗锅头进去坐一会,吓的我拉起罗锅头一溜烟跑回紫山小村庄,一路上都不带歇一会的。

“小冉你胆子太小了,瞧把你吓的。”终于跑回紫山小村庄里面,我一屁股坐在地上气喘吁吁,罗锅头看到我这模样,乐的哈哈大笑。

“累的慌,我回家了。”没有和罗锅头斗嘴,我在地上歇上一会儿,就往我家的方向走。

越是跟随奶奶学习她的本领,听奶奶讲许多之前我不了解的东西,我越是对很多充满畏惧和担忧。

也正是因为这种每日递增的畏惧和担忧,让我每天更用心跟着奶奶学本事,再回不到和罗锅头一样的没心没肺只管胆大。

“哎,小冉,我不笑话你了,别生气啊。”罗锅头看我直朝着回家的方向走,连忙从我身后追过来,急的直挠头连声道歉。

“没有生气,是真的累了。”看罗锅头急的脸都红了,我顿住脚步,回了罗锅头一个白眼。

“嘿嘿,我就说嘛,小冉才没有那么小气。”罗锅头看到我的白眼,咧着嘴嘿嘿直笑,算是放下心来。

罗锅头是我在紫山小山村里最好的玩伴,彼此很是熟悉,他当然知道只要是我还会翻他白眼而不是不理不睬,那就表示我并没有生气。

“对了,罗锅头,你说咱村以前有没有发生过前几天的那种事情?”突然想到奶奶告诉我她来到这紫山小山村已经八年,我很是想知道,在我有记忆之前奶奶在这紫山小山村做过什么。

有科学依据表明,人都是在三到五岁时候大脑记忆部分发育基本完全,所以我们的记忆都是从那里开始的。

而我的记忆,是从五岁开始,对于五岁之前的事情,都是模模糊糊记不真切。

“小冉说的是闹鬼啊。以前有没有……我不知道啊。”听了我的问题,罗锅头歪着头想了一会儿,表示他也不知道,“小冉,你奶奶真是厉害,居然还会捉鬼。想想那鬼叫声我就瘆的慌,闹鬼那两天我都是整宿蒙着头不敢下炕害的我连尿了两天炕。”

听到罗锅头说他也不知道让我有些失望,不过,再听罗锅头这么大了还尿炕让我不禁乐了。“你尿炕罗伯还不尝荆条炒肉片?”

罗锅头很小就没了母亲,是罗伯又当爹成人癫痫疾病的危害又当妈把罗锅头拉扯大。罗伯是个性情暴躁的,每次罗锅头犯错,都会被罗伯用荆条抽屁股让罗锅头痛的哭爹喊娘,我偷瞄过几次罗伯抽罗锅头时候的场景,那叫一个酸爽。

“哪有?我爹这次没有打我,就是那两天都不说话一个劲的抽旱烟袋。”被我打趣,罗锅头脸红脖子粗的连忙澄清他并没有挨揍。

“罗锅头,没事时候打听下我们村里以前有没有发生过闹鬼的事情呗,打听到了我把跳棋让给你玩几天。”还是不死心想知道关于奶奶来到这紫山小山村之后做过什么,我唆使罗锅头去打听。

我选择让罗锅头去打听而没有直接寻奶奶问,是因为奶奶是一个她想告诉我事情不等我问就会直接告诉我,不想告诉我的事情即便是我打破砂锅问到底都不会告诉我的人。

奶奶在我面前几乎没有提到过她过去的事情,既然奶奶不愿意提,我也不想上赶着让奶奶不高兴。

“小冉说的可真?我打听到你就把跳棋让给我玩几天?”我的话让罗锅头咧着嘴巴傻乐,不放心的再次确认下。

“当然。我吕小冉说话,算数的很。”对于罗锅头的不放心再次确认我很是想弹一下罗锅头的脑门,不过看一下自己和罗锅头的身高差距,想想还是算了。

虽然罗锅头只比我大了两岁,却是个头远超于我,我想弹到他脑门,是必须要搬几块砖垫在脚底下才可以。

说话间,也就到了我家门口,罗锅头和我在我家玩了一会儿,也就看天快黑了回家去吃饭。

奶奶做好晚饭刚端上来还没动筷子,天又开始下雨,电闪雷鸣瓢泼大雨说来就来。

吃过晚饭,复习下奶奶上午时候教我的新知识,我再从阴珠里召唤咕仔出来陪咕仔玩耍一会儿,就和奶奶一起早早睡觉。

这场雨,不住气的下了好几天。我每天窝在家里,跟奶奶学本事。有关之前看到赶尸门事情,倒是差不多淡忘。

奶奶懂的东西囊括很多方面,不仅仅是针对鬼魂的各种符咒和咒语,还精通面相、六壬及五行。

而我现如今所学的,只能说是阴逻门传承的的皮毛,甚至连皮毛都算不上。

这一天,依然雨声不断,奶奶拿出竹条串联起来的物件让我把里面的内容给背熟了刻在脑海里。

奶奶告诉我,这竹条串联起来的物件叫竹简,让我把里面的内容背会。

打开那竹简,我直接傻眼。

这里面的字,没几个我认识的,都是繁体字。八岁的我才上小学二年级好不,哪里能认识这些个繁体字。

看我傻眼样子,奶奶不由得笑出了声,为我耐心把竹简上的繁体字标上拼音。

这竹简上的内容一共分十章节,只第一章节,就让我用了一整天的时间才极其拗口的背诵熟练。当然,我这隶属于囫囵吞枣,对于这每一句的意思我都是不明所以。

晚上等奶奶睡着,我从阴珠里放咕仔出来玩耍,而我自己则是在煤油灯下继续背诵那竹简上的内容。

咕仔自己玩了一会儿,也趴在我身边看我在背诵什么。

“咕仔,这个字你知道读什么吗?”刚好看到一个我不认识的繁体字且奶奶疏漏忘记标上拼音,我随意问向咕仔。

“鳳,feng。”咕仔瞧一眼我手指的那字,快速就给出了答案女性癫痫患者怀孕后的护理该怎么做

“哎?咕仔你认得这个字啊?”咕仔的回答让我讶然,即便咕仔是古人,可他的模样也只有三四岁而已,古人三四岁的孩子就已经识字了?

“是啊冉姐姐,这上面的字我都识得。”咕仔看我讶然,指着竹简上的字还特意念上一段。

引起成人癫痫的原因

咕仔识得竹简上的字,这个发现让我心底雀跃,这样的话,我就可以更快的把竹简上的内容全部背下来了。

一直背书背到半夜,我困的睁不开眼睛,才上床睡觉。

早上起来吃饭后我继续背书,这个时候就听到大门外罗锅头的大嗓门叫门声。

奶奶把竹简收起来,我打着雨伞给罗锅头开了大门。

“小冉,快跟我去看孙武家看热闹去,他家婆娘正哭个不停,说要上吊不活了。”看我开了门,罗锅头拉着我就往外走。

我冲着屋子里奶奶交代一声,就随着罗锅头一起出了门。

“他家婆娘咋了?”跟着罗锅头深一脚浅一脚的朝着孙武家方向走去,我问向罗锅头。

“他家鸡圈里的鸡昨个晚上全死了,心疼呗。其实要我说,鸡死了刚好吃鸡肉,有啥好哭的。”经过一处积水处,罗锅头把我背在背上,免得弄湿了我的鞋子。

听了罗锅头的话我没有回应他,紫山小山村地处偏僻,家家也都是指望着养些家禽换些活络钱,那孙武家鸡圈里的鸡全死了,肯定孙武家婆娘心疼的要命。

等等,想到这里,我突然想到我和奶奶。奶奶不养家禽没有种地,每天的事情几乎都是陪伴着我,可我家从不缺吃喝,相反的奶奶还经常去镇上给我买一些在村里小伙伴们看来稀罕的玩意,例如让罗锅头眼馋的跳棋。那奶奶的钱哪来的?

是村里人给的?想想也是不可能。这村里的人都不富裕,哪来的闲钱给奶奶花,就算是给,以我对奶奶的了解奶奶也是铁定不会要。那奶奶的钱是带我来到这紫山小山村之前挣的?

对于奶奶的过往,我更是好奇。

正在我想来想去时候,我和罗锅头已经到了孙武家。

孙武家门口围拢了不少村民,引起睡眠性癫痫的病因都是什么我和罗锅头收了伞,从人群中挤进去。

孙武蹲在堂屋屋檐下不停的抽着旱烟袋,他家婆娘坐在地上正哭的起劲,有几个人正在劝孙武家婆娘不要想不开。

本文来自小说《阴缘人》